天玑金服 搜索
首页 私募学院 私募股权学院 风险投资的退出与资本市场机制

风险投资的退出与资本市场机制

风险投资的退出与资本市场机制

发布时间:Jan 2, 2018 11:09:20 AM

来源:天玑金服

[摘要]什么才是风险投资孵化新企业的良性土壤?如果这个问题让 Ronald 1. Gilson 教授和 Bernard Black 教授来回答的话,毫无疑问,那就是一个积极健康的股票市 场。

什么才是风险投资孵化新企业的良性土壤?如果这个问题让 Ronald 1. Gilson 教授和 Bernard Black 教授来回答的话,毫无疑问,那就是一个积极健康的股票市 场。他们在《风险投资是否需要一个积极的股票市场> (Does  venture  capital require an active stock market?)  一文中给出了详细而富有逻辑的解释。

Ronald J,  Gilson 教授同时是斯坦福法学院和哥伦比亚法学院的教授,Bernard Black教授也来自斯坦福法学院,两位法律背景的教授从金融制度构建和契约关 系的角度为风险投资研究提供了独特的视角。本文是两位教授 1998   年发表在《金融经济学>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上《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结构: 银行 VS 股票市场(Venture Capital and the Structure of Capital Markets: Banks Versus Stock Markets) 一文的缩减版。

姑且放开风险投资和股票市场,先转向另一个问题:经济增长。人类社会从 原始文明的物物交换发展到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到现在的信息生物时代,增长 与进步是永恒而核心的主题。经济增长的推动力也相应的由要素推动和资本推动 更多地转移到依脑技术推动。不少经济学家对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研 究做了精致的模型,尽管还无法精确地衡量某一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但 是从总量上技术进步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已经成为无可厚非的事实。

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熊彼特的技术创新理论。熊彼特认为"所谓创新就是要 ‘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即‘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就是要把一种从来没有 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进生产体系中去,以实现对生产要 素或生产条件的‘新组合〉作为‘灵魂'的‘企业家'的职能就是实现‘创 \引进‘新组合';所谓‘经济发展'就是指整个社会不断地实现这种‘新组合',或者说经济发展就是这种不断创新的结果。"他提出"‘创新'是经济 增长和发展的动力,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

而企业作为技术创新的载体之一,引出的新问题是,究竟是大企业还是小企 业更适合技术创新?大企业无论是在资金还是在人力资源方面都有较大的比较优 势,合乎逻辑的推断应该是大企业在技术创新以及产业化方面占有绝对优势。可 是实证中小企业的创新能力却较之大企业强。新制度学派经济学家OliverE. Williamson    从公司治理角度给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大企业的官僚机构只适 合管理相对成熟的产品,不适应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创业行为;在技术创新变化 重要的情况下,大企业将市场交易整和到企业内部会导致弱的激励机制的产生。

分析到此,基本可以得出一个粗略的结论:经济发展到现今,技术创新已经 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而高科技小企业又是创新的主要载体,因此客观上就 需要一个面向高科技小企业的创业和风险投资市场。

风险投资市场作为资本市场的一个部分,不可避免的要受到资本市场结构的 影响。而当今世界,大致存在着两种资本市场结构,即以股票市场或者说以直接 融资为中心的资本市场(美国、英国等)和以银行或者说以间接融资为中心的 资本市场(德国、日本等) 0   Ronald J. Gilson 教授和 Bernard Black 教授在文章的 第二→块比较了两种资本市场制度结构下风险投资发展的不同特点。

在资金来源上,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占了美国风险投资来源的很大比例, 而银行则是德国风险投资的主要来源;从资金投向上,美国的风险投资较之德国 风险投资更关注种子期、萌芽期等早期企业,而德国风险投资主要投向扩张期和 成熟期的企业;从退出方式上,随着时间的演进, IPO 成为美国 VC 退出的最主 要的方式,而德国则以回购和出售的方式为主。

在比较了美国和德国的风险投资状况,两位教授得出了美国风险投资的发展 较之德国更加良性的结论。然而,他们没有对此结论给出直接地理论解释,开始 转向→个看似不太相关的问题:风险投资进入企业之后为什么需要选择在合理的 时候退出?

从风险投资和企业的关系角度,作者提出了→个非常独特的概念:声誉资本

( Reputation Capital)  。风险投资进入企业,企业家不仅民供资本和管理,还有自 己的声誉资本。这种"声誉资本"被解释为-个拥有 VC 背景的公司能在交易中第三幕无限盛宴在巅峰一一看 PE的资本退出与 IPO定价憾弈获得更多的可信度。例如:有能力的职业经理人更容易被吸引到有 vc 背景的公 司工作,因为风险投资家的参与提供了一个可信的信号:公司很可能获得成功;原材料供应商能够给予有 vc 背景的公司更多的商业信用;客户更相信 vc 背景 公司的订单承诺;更重要的是. vc 的参与将保证企业在 IPO 的时候获得高质量 的承销商。

 vc 开始一个项目,这种声誉资本同时发生作用。可是这种声誉资本的使 用获益依赖于 vc 参与不同的项目, vc 需要不断地退出一个成功项目再参与一 个新的项目,这种声誉资本才能获得不断使用的收益补偿,换句话说,在一个vc进入一个企业并随之壮大而不退出的情况下,这种声誉资本的使用补偿只依 赖于这一次。因此,正是为了使得声誉资本不断地得到利用,并获得利益的最大化,vc需要不断地退出一个个的成功企业,去开始新的投资项目。 由于风险投资基金多以有限合伙制的方式组织,针对有限合伙人( LP) 和普通合伙人( GP) 的关系,作者提出了第一个隐性契约(见图 3. 1 )。在有限合 伙协议中即显性契约中(图 3. 1 上半部分) ,有限合伙人与普通合伙人共同组成一个风险投资基金,存续期大概在 10 年左右。普通合伙人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和 企业管理经验,他们负责风险投资有限合伙的运营和管理,大概提供合伙资本的 1% - 5% ;有限合伙人提供合伙资本95% 左右,获得有限合伙权利,但是不参与资本的具体的经营管理和日常事务,只对普通合伙人行使监督职责,他们以出 资额为限对风险投资有限合伙承担有限责任。

但是同时,作者提出: (1)资本提供者必须有某种手段去评价一般合伙人 的投资技能,以便确定是否继续新一轮的投资; (2)    资本提供者必须就其投资 行为的风险、戚本和收益进行核算,以便和其他一般合伙人或其他投资形式做比 ;  (3)     投资者需要一种手段退出一个业绩不佳的投资基金。因此,一般合伙 人阶段性地将所投资的企业在公开资本市场上进行交易,既提供了以上资本提供 者需要的手段或参照,同时是向投资者不断传播信号的重要手段。一旦失去这种 手段,一般合伙人在资本市场上的融资就会受到遏制。而这一传播信号的手段为 企业家向风险投资家融资提供了激励。一般合伙人必须不断地在风险投资市场上 建立良好的声誉而有尽快结束一个成功项目的激励,等于在两者之间建立了一个 隐性契约(图 3.  1 下半部分)。一般合伙人为了在风险投资市场上生存下去,必 须不断地结束和组建新的风险投资基金。这个隐性契约和显性契约的结合形成了 有限合伙制有效运行的机制,也决定了 vc 退出的必然性。

在退出成为必然之后,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究竟以何种方式退出最优?

目前 vc 退出大概有三种主要的形式:  IPO 、出售、回购。创业家是以企业的控 制权为代价换取风险投资的投资的,以何种方式退出取决于风险投资家的决策。 如果大企业参与风险投资基金的数量较大,就有向风险投资家施加压力的条件, 一旦发现有比较成功的技术创新,大企业就有可能成为创业企业的并购者,这种 意义下,创业家就是以出让企业的控制权为代价来换取风险投资的进入的。如果 创业家为了收回企业的控制权,可以采取回购的方式从风险投资家手中买回股

份,但是这样对于刚刚起步的小企业来说容易造成短期融资困难。在这样的条件 下,很容易就可以得出 IPO 是最佳的退出方式,既可以收回控制权,又没有融资 困难。

而为了更清楚的说明这个问题,作者提出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假设:创业家拥 有对"控制"的个人价值的追求。创业家都是某个领域一般是高新技术领域的 专业人员,能够在该领域内现有企业中获得一个较好的职位,可是他们之所以放 弃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而走向高风险的创业者的道路,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对"控 "这样一种权力的个人价值的追求。这种控制既体现在能够拥有一家自己公司 的现实要求上,也体现在对于新的公司文化的自由选择的精神追求上。两者的结 合促成了一部分人从社会智力资本中础立出来,成为创业者这个特殊的群体。

在这个假设前提下,出售或回购无挺对创业家来说是个两难的选择。为了说  IPO  是最优选择,作者提出了第二个隐性契约的概念(见图3.2) VC   与创 业家建立的合作中VC是以资本+管理+声誉资本进入一个企业的,创业家获 得这些资源的同时,需要以转让股权的方式放弃企业的所有权。在这个合作关系 中隐含了另一个契约关系,创业家把企业交给 VC  的同时获得了一个所谓的"期 ..在未来能否收回控制权。而  "VC 进入一方面使得企业成功的可能性变大, 企业家可能获得成功,另一方面,这种成功的‘控制权期权'的获得在 IPO  方式下得到最有效的执行"。换句话说. VC 进入企业一种隐性的激励就是把企业 做大,然后 IPO逐步的再把企业的所有权交还企业。风险投资家在上市之后逐 步的退出公司,把企业的控制权交还给创业家,创业家在获得企业控制权的同 时,又获得了企业进一步发展的资金。更重要的是,企业的价值能够有一个更市 场化的度量。

理论上. IPO  能够有效地解决控制权问题,这只是对创业家而言是最优的。 但是,是什么激励促使风险投资家以IPO的形式退出,而不是以其他形式退出 ?作者提出了两个因素:投资银行业的竞争性发展和声誉市场的压力。在企业逐步发展,达到上市的条件和标准之时,就会有投行来帮助公司上市,而投行市场的竞争越完全,越能够使得更好的投行来竞争更好的上市项目,也就是说,在企业做大的前提下,会有投行主动参与公司上市,这是投行业寻求自身利益的竞争性结果。

在上市的外部条件已经满足的情况下,什么因素促使风投家去选择  IPO  ? 这又回到了之前讨论的话题:声誉。风险投资家进入企业不仅提供资本和管理, 还提供自己的声誉资本,而这种声誉资本是怎么获得的呢?就是既通过做好项目 获得可观的收益,满足投资人的利益;又通过在做好项目退出的时候,能够把企 业的控制权交还给创业家,满足创业家对"控制"的个人追求。在做大限度满 足了这两个关系方要求的同时,风险投资家逐步积攒自己的声誉资本。在内部激 励外部条件和谐的基础上, IPO 就成为一种最优的选择。

至此,文章的理论部分已经完成:即风险投资家进入企业,在企业良性发展 壮大之后,退出是一种必然的选择,而通过  IPO  的方式退出,更是一种最优选 择。回到文章的标题"风险投资是否需要一个积极的股票市场",这个问题的答 案已经很显然了,风险投资要退出,而且要通过 IPO 的方式退出, IPO 需要一个 积极健康的股票市场,因此,风险投资的良性发展需要一个积极的股票市场。从 实例上,已经证明股票市场发达的国家风险投资的发展较之股票市场不发达的国 家风险投资的发展状况要好很多。

再回来文章的第一部分,我们不难看出作者为什么要先比较美国和德国的风 险投资状况了。正是因为美国发达的股票市场促成了美国风险投资业的发展,更 进一步说,正是美国这种以直接融资为中心的资本市场结构培育了美国风险投资 发展的良性土壤。当不断的创新推动经济向前发展的同时,资本市场结构也得到 日益完善,达到高度发达与成熟,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在传统产业尚没有完全衰落,信息生物等新科技产业尚未完全成熟的时代 下,风险投资孵化新企业的作用还不是很明显,但是这代表了一种未来市场性金 融资摞配置的新格局:在资本市场高度发达与成熟的条件下,财富将成为经济增 长的推动力。在当前条件下,这种效应是通过孵化企业的成长来体现的,随着时 间的发展,这种效应的体现将逐步推向企业的背后:有限合伙人+风险投资家+ 创业者,这是一个财富+智力资本的组合,是一个精英与精英的组合,这也许就 是美国精英治理的思想在经济上的一种体现。

文章的结论很自然的站到了以股票市场为中心的资本市场结构一边,拥有类 似结构的国家,例如:美国、英国、加拿大,风险投资的发展很良性,而以银行 为中心的资本市场结构的国家,例如:德国、日本,风险投资多以银行附属、公 司附属等形式存在,很多独立风险投资的效用机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那么在 后者这种现有资本结构中如何改善机制以更好的推动风险投资的发展呢?

也许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建立积极的股票市场,可这也是最复杂、难以短 期实现的方式。因为在这些国家没有独立的风险投资机构和其他整套的附属运作 机构,更重要的是缺乏高质量的职业风险投资家和合理的激励机制。因此,建立 积极的股票市场只是一个长远的对策。

天玑金服

这位客官,老司机在开车以光速赶来。

如果你一秒钟也等不了;

戳这个搭讪天玑客服

如果你只是闲的无聊,点击“底部菜单”随便看看;

谈商务合作,回复“合作”两个字

立即绑定微信,更多VIP权益等着你!公众号:天玑金服理财八卦 微信号:tianjijr

私募攻略/更多

私募攻略